欢迎光临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!
开放时间:9:00—17:00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写满信念的锦幛

发布时间:2020-04-10 13:18:34|浏览次数:

 文字:汪蔚

  在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,有一件国家一级文物——“永远跟着共产党走!”锦幛。这件文物是1984年新县吴陈河乡陈洼村村民张世亮捐赠给新县人民政府的,随后县政府将其交给新县文管会保管。2003年,上级要求文管部门只负责行业行政管理,具体文物业务划归博物馆负责,这件锦幛遂被移交我馆收藏。

  此锦幛是用两幅红平布机器缝制而成,长4米,宽1.5米,正面自右上至左下,对角缝着用黄平布剪成的8个大字:“永远跟着共产党走!”,锦幛当初还同时制作了一枚直径约90厘米不规则的五角星,后被摘下,只留下缝制的印痕。锦幛的上款:“纪念七一、七七献给中共济宁市党委会”,下款:“济宁市第三区全体市民鞠躬”,字体均为隶书。幛面上布满了工工整整的签名,一共3357位。由于这面锦幛历时久远,辗转多地,上面分布着几块渍痕。

  这面出自山东济宁的锦幛,为何到了大别山深处的新县呢?这背后的故事还要从张世亮一家说起。

  土地革命之前,张世亮的爷爷张纪安一家6口一直生活在新县吴陈河陈洼张湾,张纪安带着大儿子张世全在附近的陈潭开了一家杂货铺,兼做屠夫,靠卖小百货和猪肉为生。二儿子张世亮与母亲、大嫂和妻子在家务农。

  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在大别山蔓延开来。张世亮的家乡也开始组建农会,打土豪,分田地,一家人的日子开始红火起来。可是,国民党和地主豪绅是不甘心让泥腿子过上好日子的,他们对苏区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“围剿”,妄图绞杀红色政权。为了保卫胜利果实,张纪安和张世全相继参加红军。

  1932年秋,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发动了第4次“围剿”,投入了30余万兵力,蒋介石亲自坐镇武汉指挥,鄂豫皖苏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。由于反“围剿”失利,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遂率领红四方面军向西转移。途中,恶战连连,张纪安在战斗中牺牲,他的大儿子张世全随军进入川陕,经过长征,抵达陕北。

  抗日战争爆发后,按照中央统一部署,张世全所在的部队进入山东济宁地区,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。1939年1月,国民党召开五届五中全会,确定了“溶共、防共、限共、反共”反动方针,出台了一系列的反共秘密文件,把斗争的矛头从对外转向了对内。随后,国民党军在各个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制造摩擦,掀起了一次次反共高潮,妄图削弱和消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力量。张世全所在的济宁地区处于国统区,党组织和革命武装也遭受了严重破坏,少数党员和进步人士思想发生动摇,在民族大义和信念信仰方面,人人都经受着一场严峻的政治考验。

  1941年,山东济宁市民在地下党的组织下,为纪念建党20周年和七七事变4周年,秘密地举行了在“永远跟着共产党走!”的锦幛上联名签名活动,3357个名字如同一颗颗赤诚的忠心,在锦幛上“噗噗”跳动,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了高昂的抗日呼声,宣示了拥护中国共产党的决心。

  国民党的反共气焰一天比一天嚣张,形势一天比一天恶化,为了保护党员和革命群众,党组织决定将此锦幛转移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,这个任务必须交给一个忠诚可靠的同志。党组织想到了老红军出身的干部张世全,郑重地嘱托他将此锦幛送回他千里之外的家乡——鄂豫皖老区保存。当时,大别山一带,尽管也属于国统区,但那里的群众基础较好,国民党的统治较为薄弱,日军也没有占领,形势相对缓和。

  1941年9月的一天夜晚,劳累一天的张世亮已经休息,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叫门,他感到非常害怕。因为当时虽然是国共合作时期,但国民党反共的本质没有变,作为红军家属的张世亮经常受到保长的欺压和迫害。所以,平时一有人叫门,就吓得胆战心惊。惊慌之余,仔细一听,却是将近十年没有音讯的哥哥张世全的声音。他连忙打开门,见与哥哥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位陌生人,便赶紧让他们进屋。哥哥张世全连水都顾不上喝,就对张世亮说:“我这次回来是为了送一样东西交给你保管。”说着,他就拿出用衣服包裹住的锦幛,非常郑重地嘱咐他说:“这件东西很重要,你千万不能丢,丢了这件东西,不光是我们3个人和我们全家生命有危险,这锦幛上还有3000多人的名字,不知道有多少人将要惨遭杀害。我相信革命一定能成功,等革命胜利了我再来取。现在我把旗上的五角星摘下来带走,万一我们3个人都来不了,除非有人拿这颗五角星来,你才可以把锦幛交给他。否则,任何人来问此事,你千万不能泄漏。”没等张世全说完,那两个人就催着走,他们便匆匆离开。这一别,兄弟二人就再也没有见面。

  当天夜晚,张世亮找了一件破衣服将锦幛包好送到后山上,藏进一座古冢洞里。过了两天,他担心被放牛娃发现,又乘夜色取回,在自家灶门口挖了一个3尺多深的坑,在坑里放了一张小凳子,将锦幛放在凳子上。为了防潮,又在凳子下撒上一层厚厚的干石灰,棚上树枝,盖上木板,铺上干土,就这样一直保存了很长时间。但是,由于在古冢中隐藏时被打湿,后来还是留下了几块霉斑。

 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张世亮兄弟二人见面的事,还是被人报告到国民党镇公所,他被抓进了国民党的监狱。那些人先是对他恐吓利诱,他一声不吭。后又对他拳打脚踢,用皮鞭抽打,还用大把的燃香烫得他体无完肤。他一直咬紧牙关,只说“我没有见到我哥哥,我么事都不晓得!”最终,敌人也只好无奈地释放了他。受此大刑,他一病不起,一躺就是一年多。

  时间一晃5年过去了,日军投降了,国民党又缓过神来打共产党了。1946年6月,中原野战军突围,离开了鄂豫皖地区,只留下少量的部队坚持地方斗争。这时,大别山区的乡村呈拉锯状,一会儿是国民党占上风,一会儿是共产党占上风。在此动荡不定的情况下,只要村里一来军队,张世亮马上就和大家一起“跑反(逃避战乱)”,只是他比别人多了一件事——把随身携带的锦幛藏在野外一个安全的地方,这个地方可能是草丛、荆棘,也可能是红薯地,藏过之后他再远远地瞄着,军队一走,他才带着锦幛回家。

  1948年以后,国民党主力军队退出大别山,共产党基本上站住了脚跟,张世亮心里坦然了许多,就再次按照原来的方法,把锦幛埋在了自家的灶门口前。一段大别山的秘密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,悄然而过……

  时光如梭。此间,中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建设时期,经历了“剿匪”“反霸”“三反”、“五反”“文革”“拨乱反正”“改革开放”……

  1984年,张世亮身罹重病,弥留之际,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自己的儿子。一家人商量之后,把这面锦幛郑重地捐给了新县人民政府,交到了当时的县长王书香手中……

 

上一篇:最后一页

下一篇:第一页

© 鄂豫皖苏区首府革命博物馆 豫ICP备10207131号-1 网站建设:恒睿网络